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宁王遇险:豺狼在前,虎豹在后

    2024-02-02 15:30
    BusinessCars
    关注

    过去以"电池为王、资源为王"的状态,将发生彻底改变。

    作为行业龙头,宁德时代的财报不出意外地依旧耀眼。

    2024年1月30日晚间,宁德时代披露业绩预告显示,该公司预计202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5亿元-455亿元,同比增长38.31%-48.0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385亿元-415亿元,同比增长36.46%-47.09%。

    从赚钱能力来看,“宁王”果然名不虚传。

    虽然去年新能源行业格局发生巨变,动力电池行业也随之变化,但宁王目前市占率依旧保持第一,值得注意的是竞争对手与它的差距在缩小。比如在国内市场,宁德时代的市占率与第二名比亚迪的差距就在逐渐缩小。

    近两年,宁德时代合作的多家车企,也在积极寻找第二供应商或者自己下场造电池,这让宁德时代更加焦虑。

    而“赌性坚强”的宁德时代,也开始开展更多业务,比如在储能电池领域,去年上半年就有不错的增长,贡献了总营收的14.79%;同时,宁德时代带着技术出海,布局全球市场。

    即便如此,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还是成为了2023年身价缩水最严重的企业家。

    胡润富豪榜最新显示,曾毓群2023年的身价为2243亿元,在2022年身价则为3348.2亿元,一年身价下跌了1105.2亿元。

    和曾毓群身价下跌或相对应,宁德时代在202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股价为163.26元,而2022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股价为217.17元,跌幅为25%,其市值年内蒸发约2327亿元。和其高点股价的382.68元相比,市值蒸发超过9600亿元。

    豺狼在前,虎豹在后

    就在宁德时代披露业绩预告显示的前一天,中国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比亚迪披露2023年业绩: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0亿元至310亿元。

    比亚迪在公告中宣布自己“在2023年激烈竞争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中,公司销量再创新高,进一步巩固了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的领先地位。”

    尽管比亚迪自己也生产动力电池,作为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的厂家,其净利润远不及宁德时代,但步步紧逼的滋味已经让宁王并不好受。

    所以宁德时代在发布2023年业绩预告之后,仅保守地评估了业绩增长的原因。

    众所周知,去年电池行业上游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经历了暴跌。甚至在最低时,低于20万元/吨。而在2022年11月,碳酸锂的价格逼近60万元/吨,2022年的均价为48万元/吨。

    “牵一发而动全身”,电池行业受到诸多影响。去年2月,宁德时代提出“锂矿返利”计划,这被外界视为宁德时代要打价格战。宁德时代称,这一行为不是价格战,而是希望上下游互利共赢,自家虽然拥有一些矿产资源,但不想获取暴利,希望与长期战略客户分享利润。

    综合财报来看,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毛利率未受到影响,保持在20%以上的水平。

    另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3年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装车量榜单中,宁德时代以167.1GWh蝉联榜首,市占率为43.1%。但在2021年全年,宁德时代装车量占比高达52.1%,到了2022年全年,宁德时代的装车量占比就已经下降到了48.2%。

    装车量占比下滑,意味着市占率的减少,进而带来的是整个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的缩减。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从2023年1~11月来看,比亚迪的市场份额为41.1%,超过宁德时代(33.9%),排在首位。

    而宁德时代在国内的竞争对手远非比亚迪一家,2023年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共计37家动力电池企业实现装车配套,中创新航、亿纬锂能等新能源领域企业的崛起,宁德时代也面临内卷压力。

    蜂巢能源去年底率先吹响了动力电池价格战的号角。蜂巢能源董事长杨红新表示,“目前蜂巢能源搭载于坦克700的PHEV,哈佛龙系列的电池产品,在2024年将全部进行升级,加量不加价,加速不加价,全面实现快充,实现超长续航。”

    2024年,蜂巢能源计划将制造降本降低40%,采购成本加技术成本降低20%。

    花旗银行也在分析报告中写道,宁德时代近期面临着来自二线电池厂商的压力,后者通常以较低的电池售价面向市场,促使宁德时代通过降价确保其市场份额。

    加上越来越多的车企成立了自己的电池工厂,甚至在技术上做出了新突破。像吉利旗下极氪品牌就研发推出了“金砖电池”,蔚来则自研了150度电池包,长安推出了金钟罩,长城汽车有蜂巢能源等。

    换句话说,以往车企们对于宁德时代的电池供应依赖,正在逐渐减轻。

    但影响更加深远的一个趋势是,一旦车企具备了一定的体量优势,就开始寻求投资自建电芯工厂。毕竟,在长周期的汽车战争中,车企自建电池厂一方面是是出于成本控制的需求,但另一方面也是保证供应链的安全以及构建产品的差异性。

    对此,在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电池头部企业技术发展相对停滞,行业进入多元化发展阶段。在电池企业和整车企业后续竞争中,整车对产业链的控制率将大幅增长,过去以"电池为王、资源为王"的状态,将发生彻底改变。

    宁王的新课题

    改变的还有动力电池行业,仅短短一年间,其已经从“少电、缺电、贵电”,到如今的产能过剩、利润缩减。

    从供给端来看,疫情期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迅猛增长,再加上受上游锂电材料供应紧张、价格暴涨等因素影响,动力电池企业加快扩建产能的步伐。宁德时代、亿纬锂能、孚能科技、比亚迪、国轩高科、瑞浦兰钧、比克电池、赣锋锂业等诸多动力电池厂商纷纷扩产。

    一边是供给端的火热,另一边则是需求端的降温。新能源汽车行业去年出现增速放缓迹象,所以经历产能扩张“大干快上”后的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如今已供大于求,产能过剩问题浮现。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总体产能出现过剩,但优质产能仍供不应求。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的结构性问题在锂电行业尤为突出。

    对此,企业延缓产能投放进度、采取低库存采购政策,也是自救的一种手段。

    宁德时代2023年半年报显示,其存货仅为489.1亿元,较2022年年底减少了277.6亿元库存。“行业老三”的中创新航小幅清库,库存从2022年年底的118.2亿元减少至100亿元,降低了18.2%。

    曾毓群在2023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表示,动力电池行业已迈入了从“有没有”到“好不好”的新阶段。他认为,动力电池产业的前半程,已经可以满足市场需求。动力电池产业的后半程,是引领市场需求,从有到好,与产业一起迈向高质量跃升发展的新阶段。

    这也印证了宁德时代的观点:优质产能一直是稀缺的,不同锂电企业的产能有明显不同,差异主要源自企业的技术创新、制造能力、管理水平等方面。

    事实上,关于优质产能大厂间的拼杀更为激烈。

    宁德时代在2022年推出1000公里超长续航的麒麟电池后,在2023年8月又推出了神行超充电池,是全球首个在磷酸铁锂做到4C超充的电池,能量密度达到170Wh/kg,续航700公里以上。而在2024年,搭载宁德时代神行超充电池的车型即将量产交付。

    作为应对之策,比亚迪第二代刀片电池会在2024年发布。其能量密度有望达到180Wh/kg,续航同样超过700公里,甚至达1000公里。

    不仅如此,宁德时代还找好了后路。

    “国内外新能源行业保持较快增长速度,动力电池及储能产业市场持续增长,“双碳”目标下向清洁能源转型趋势明确。公司作为全球领先的新能源创新科技公司,通过加大研发投入和创新力度,不断推出行业领先的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

    宁德时代在2023年评估业绩增长原因中谈到,公司新技术、新产品陆续落地,海外市场拓展加速,客户合作关系进一步深化,产销量较快增长的同时,实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毕竟市占率受到挑战之后,宁德时代也开始积极寻找新的增长点,与许多汽车品牌一样,业务向海外积极扩张也成为了新的发展趋势。

    根据宁德时代与福特汽车去年2月对外宣布的合作方案,福特汽车将在美国密歇根州投资35亿美元,建设一座电池工厂,并拥有其所有权。宁德时代则提供筹建和运营服务,同时就电池专利技术进行授权。

    去年上半年,随着特斯拉转战墨西哥,有消息称宁德时代也在筹划在墨西哥建厂。并且早在2014年,宁德时代就在德国、法国等地注册公司。根据财报披露的在建工程情况,宁德时代目前还有9个项目正在建设,其中一项为欧洲图林根新能源电池生产项目。

    2023年11月21日,宁德时代还和Stellantis集团宣布双方签署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约定:宁德时代将在欧洲当地向Stellantis集团供应磷酸铁锂(LFP)的电芯和模组,助力Stellantis在欧洲市场的电动汽车生产。为进一步支持Stellantis集团宏伟的电动化战略和目标,双方正探讨以对等模式成立一家合资企业的可能性。

    另据去年上半年财报表示,宁德时代在海外的电池业务收入为656.84亿元,已经占到总营收的34.70%,同比增长了195.15%,毛利率也相比国内电池业务略高,为20.97%,这样看来,宁王全年海外营收也将更为可观。

    不过,动力电池出海并非一条坦途。

    目前,欧盟、美国相继出台准入政策,对其他国家的动力电池采取限制措施。根据《欧盟电池与废电池法规》,自2027年起,动力电池出口到欧洲必须持有符合要求的“电池护照”,记录电池的制造商、材料成分、碳足迹、供应链等信息;美国《通胀削减法案》针对中国锂电池加收关税,并为符合电池本土化要求的企业提供补贴。

    因此,宁德时代的海外布局及建厂计划还面临国际上的不确定因素,这也将持续考验其战略应变能力。

    就在去年12月21日,宁德时代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则视频,大概目的是告诉广大消费者用户:包括理想、阿维塔、问界、特斯拉、极氪、宝马、蔚来等汽车品牌的车型,都在采用来自宁德时代的电池。

    这个视频固然有秀肌肉的成分,但如果结合当前行业的现状,更能察觉宁德时代这样的世界级动力电池巨头,也有不为人知的焦虑。

    注:图片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原文标题 : 宁王遇险,曾毓群被谁逼急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锂电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