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储能独角兽杀出重围,宁王、海辰隐身其后

    2024-01-15 17:17
    储能严究院
    关注

    文/杨倩

    编辑/严凯

    来源/储能严究院

    「储能严究院」获悉,2023年12月29日,西安奇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奇点能源”)正式完成C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3亿元。

    据了解,本轮融资由交银金融资产有限公司、建信金融资产有限公司联合领投、中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广州产投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跟投。这意味着,重量级国资已经入场。

    至此,奇点能源成立5年有余,已完成6轮融资,跻身独角兽行列,估值约10亿美元(约71亿元人民币)。相较B轮投后估值37亿元,膨胀了约一倍。

    △数据来源:企查查;制图:储能严究院

    早在2023年年中,奇点能源曾宣布完成超7亿元B轮融资,成为当时储能行业最大规模融资之一。

    其B轮融资阵容堪称豪华,10多家一线机构参投:由金石投资领投,金镒资本、高瓴创投、广发信德、黄河实业、华金资本、皖能资本、朝希资本、新尚资本、科实资本、西高投等跟投,历史投资人IDG资本、源码资本、中科创星、晨道资本持续加注,光源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彼时,奇点能源炙手可热,“超募了2亿,但奇点的估值偏高,2022年收入不到5亿,投前30亿估值;相比之下,上海采日能源2022年收入接近10亿,估值才20亿”,相关投资人对「储能严究院」表示。

    资本弹药扶持下,奇点能源正在上市之路上狂奔:2023年产能增长300%,出货量飙升253%,营收暴涨500%至30亿元,员工增长167%至500人左右。截至目前,奇点能源已累计投运工商业电站近300座、总容量超过2GWh。

    但储能行业作为全民关注的超级赛道,已整体产能过剩、陷入价格内卷鏖战,奇点能源也难以独善其身。事实上,该公司的中标价格已从2021年的1.407元/Wh,一路下行至2023年年中的1.279元/Wh,最近则跌破了1元临界点,下探至0.805元/Wh的新低点,逼近成本线。

    相比创业初期前四年的持续亏损,如今增收不增利的困境似乎依旧是奇点能源难以逾越的关隘。

    △图片来源:奇点能源官网

    但这并不能阻挡投资人的热情,事实上,奇点能源及其所在的西安已成为一方新能源行业创投热土。追随的投资人纷至沓来,创业公司疯狂拿地、挖人,甚至使得西安电气行业人才的薪资水涨船高,如今已追平深圳。

    01创始人出自特变

    成立不到五年,奇点能源跃居国内用户侧储能系统集成商Top 10,吸引包括高瓴创投、IDG资本等在内的一线投资机构,它的魔力引发业界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奇点能源由行业知名的电力电子技术专家和一批十多年开发经验的硕博士资深工程师联合创立。

    业内人士对「储能严究院」表示,奇点的创始团队来自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特变电工”)。

    「储能严究院」查询发现,奇点能源的高管中,刘伟增、张新涛、马超群都来自特变电工,曾于2014年4月29日进入特变电工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名单,入选身份都是“中层管理人员”。

    △奇点能源创始人、CEO刘伟增。图片来源:奇点能源官网

    据企查查,公司创始人刘伟增目前持股39.5%。他出生于1978年,河南许昌人,在西安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取得博士学位,主攻方向为光伏并网逆变器拓扑结构和控制策略。

    2004年10月,刘伟增进入特变电工,从普通工程师,一路晋升为特变电工新能源研究院院长、西安电气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公司总工程师。在此期间,他长期聚焦高端电力装备研发及产业化,曾主持参加国家863课题4项,获得发明专利23项。

    特变电工成立于1993年,1997年上市,为我国大型能源装备制造企业集团、全球输变电龙头。在特变电工期间,刘伟增也深度参与了该公司的新能源业务,见证其从萌芽到起飞的蜕变。

    特变电工的新能源业务自2008年起开始发轫,业务线覆盖多晶硅、逆变器及光伏组件、风光电站建设运营等。如今,新能源业务已经占到特变电工营收三分之一的比重,毛利率高达57.8%。特变电工旗下专营新能源的控股子公司新特能源也于2015年在港交所上市。

    2017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首次提出“研究有利于储能发展的价格机制”。率先捕捉到政策信号的刘伟增基于风电光伏业务对产业趋势作出了长期预判,切入储能赛道,开启了创业之路。

    2018年11月28日,刘伟增正式创立奇点能源,凝聚了行业知名技术专家和一批资深硕博工程师。

    创立前三年,创始团队曾用4个月深入一线、全面调研市场,聚焦储能行业痛点,针对储能行业电池容量衰减过快、安全性差、转换效率低等顽固问题,潜心思考解决方案。

    基于中国成熟的动力电池生产经验,单个储能电池的制造对创业公司而言挑战并不算太大,但让大规模储能电池簇拥有“智能大脑”,便是一项技术含量极高的系统性工程了:

    自动通信方面,需开发对电池安时数动态计算、末端校准的算法,电池要自带均衡电路,实现毫秒级功率调度响应;

    安全性方面,抑制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储能电池自动灭火、解决电池荷电状态差异等也是必须化解的关键问题。

    经过三年卧薪尝胆,这个新团队终于在2020年面向行业内首次推出了奇点eBlock分布式能量块储能系统。

    △eBlock分布式能量块储能系统。图片来源:奇点能源官网

    由此,奇点能源在行业内首次提出并采用“All in One”的设计理念,将长寿命电芯、电池管理系统、高性能变流系统、主动安全系统和高效热管理系统融于单个机柜,形成一体化即插即用的智慧能量块产品eBlock。

    据了解,奇点能源的储能系统产品的每个能量块都具备能量存储和交直流功率变换能力,并可通过多机并联实现储能电站的弹性扩容和积木式搭建。

    当下,奇点能源的分布式能量块储能方案已被多家客户投入规模化应用,包括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国电建、中国能建、广东电网等。据悉,2022年,奇点能源累计项目签约已超过1.28GWh,年出货量增长近30倍,不断夯实“分布式储能引领者”的基石地位。

    2022年,由于需求暴增、连续中标重大项目,奇点能源产能持续承压。奇点能源研发总工程师、产品线总经理张新涛对此表示,“奇点能源将快步加鞭建设5GWh生产线。预计到2024年左右,我们的年产能将会达到10GWh-15GWh”。

    奇点是时间和空间的起点。在储能这个火爆长达30年的赛道,奇点能源已赢在了起跑线,在投资者峰和资本的眼中,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既懂电网又自主掌握储能系统全栈技术的创新型企业”。

    对于未来,刘伟增称:“在工商业用户侧,我们要在3年内做到行业第一;在规模化的源网侧市场,2022年大概可以达到800MWh到1GWh,2023年可以实现2-3GWh的突破。”

    △图片来源:奇点能源

    02宁王、海辰隐身其后

    2022年9月,奇点能源宣布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宜宾晨道新能源产业基金(简称「宜宾晨道」)和峰和资本。

    值得注意的是,这轮融资中,“宁王”创始人曾毓群和储能行业“网红”海辰储能的身影出现在投资名单中。

    据企查查,宜宾晨道成立于2021年4月,其实际控制人为晨道资本创始合伙人关朝余,最终受益机构股东主要有宜宾市政府国资委(39.69%)、四川省财政厅(4.41%)、中信股份旗下中信盛星(2.49%);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是最大自然人股东,最终受益股份6.85%,“宁王”昔日副手黄世霖持股3.11%。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问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宜宾晨道29.40%的股份,而问鼎投资正是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

    据报道,2022年4月,宜宾晨道投资人会见奇点能源团队当天,便达成了投资意向。

    在晨道资本看来,“奇点能源能量块储能方案,采用了单组串式电池簇设计集成,将复杂的储能工程转变为标准化储能产品,使系统安全和效率得到了保障,这是一项行业创举。”

    至于峰和资本,则可以看做是海辰储能的代言人。“在投资圈,大家都知道峰和是海辰的CVC。”一名投资人对「储能严究院」表示。

    事实上,海辰储能和宁德时代的关系颇为微妙。据知情人士透露,“奇点能源都是宁德时代和海辰的电池出货渠道。但宁德时代没有要求奇点用自己的电池,反而一直用海辰的电芯,把最早属于亿纬的份额慢慢全切给海辰”。

    从重度重合的投资者名单来看,海辰储能和奇点能源的关系更是非比寻常。

    5月5日,迈为股份公告称,公司拟与上海朝希私募合作,作为LP出资2440万元参与认购嘉兴朝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基金份额,专项投资奇点能源。

    这就意味着,海辰与奇点的共同投资人至少有三名——除了峰和资本,还有迈为股份、朝希资本。

    迈为股份也在新能源及储能相关企业密集布局,投资企业包括:海辰储能、阿特斯、天奇股份、奥特维等。

    朝希资本成立于2015年,精准布局新能源与电子半导体领域。目前已投10余家储能相关产业链企业,包括海辰储能、麦田能源、精控能源、锦源晟、越南光伏、正泰新能、斯威克、拉普拉斯、伏达半导体、开元通信等。

    值得注意的是,朝希资本于2023年2月在苏州金融小镇发起设立朝希优势壹号基金,专门投资新能源产业、电子信息及半导体产业上下游的未上市公司,迈为股份、苏高新创投等亦有参投。

    03资本搅热西安

    奇点能源是投资人争抢西安储能项目的缩影,不断涌入的资本正在搅热这座千年古城。

    “现在西安电力电子方面的人才薪资快跟深圳拉平了。”相关投资人对「储能严究院」透露。

    据招聘网站信息,以禾望电气为例,其在西安最新开放的「控制软件工程师」职位,对本科求职者开出了月薪1.5-3万、15薪的“诱惑”,经验不限,与深圳总部待遇没有差别。粗略估算,年薪可达45万。

    与2023年相比,禾望电气在西安招聘的一线工程师薪资普遍上调,且从14薪涨到了15薪。

    眼下,古都西安正在成为创投热土,以储能行业为代表的电气行业备受追捧。“以前大家毕业都去深圳工作,现在西安薪资水涨船高,很多人才被挖回西安”。

    值得提及的是,西安高校资源丰富,为电气行业源源不断提供了相关人才。西安交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西安理工大学三所知名理工类高校的人才早已被盯上,校内创业方兴未艾。

    据知情人士介绍,西安储能行业基本上分为两个派系:华为爱默生派系和特变电工爱科赛博派系,现在炙手可热的项目有奇点能源、精石电气、为光能源、合能电气、新艾电气、星源博锐等。

    「储能严究院」了解到,截至目前,深圳盛弘电气和汇川技术已在西安拿地,储能行业正在疯狂挖人,禾望电气也在不停地扩招。

    这三家总部设立在深圳的储能行业主流公司,都不约而同落子西安,将其打造为西北总部及研发生产基地,不断巩固城池,形成了一批新能源军团。

    2023年上半年,盛弘电气、汇川技术的西北总部及研发制造基地相继落地西安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投资总额分别为7亿、16亿元,将引进约5000名人才。

    禾望电气2021年在西安设立了全资子公司西安市博润电气有限公司,西安也是其五大研发基地之一。

    而在主流储能企业与西安「联姻」之前,西安的光伏产业早已根深叶茂,规模或达千亿之巨。

    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科技公司隆基绿能的总部亦在西安,该公司由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的李振国于2000年创立,曾在2020年拿到了高瓴158亿元的股权融资。

    作为光伏龙头,隆基绿能在“大本营”西安大手笔布局上下游产业链。2023年开年,隆基绿能总投资452亿元的项目落地西咸新区。6月6日,隆基绿能20GW单晶硅棒、24GW单晶电池及配套项目刚刚落地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总投资约125亿元。

    除此之外,比亚迪也对西安情有独钟。自2003年以来,比亚迪通过收购西安秦川汽车厂获得乘用车牌照,成立比亚迪西安工厂,自此在西安布局产业链,西安已成为比亚迪最大生产基地。

    王传福曾对外表示,“目前,西安是比亚迪除总部深圳以外,布局最全、业务合作最广的城市”。

    造车新势力、新能源、锂电池、储能等产业链集聚,新兴创业潮涌之下,西安这座十三朝古都正在焕发新的活力。

    原文标题 : 46岁西安交大博士,携一家独角兽杀出重围

    声明: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锂电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